太平天国悍将悲歌:三河镇陈玉成泣血一战,拼命狂李续宾丧师六千

1858年夏,陈玉成初掌太平军帅印,和李秀成一起主导太平天国的全盘军事行动,先克安徽庐州,接着灭清军江北大营,再拔除安徽六合,一时兵锋正锐,无人能敌。面对陈玉成和李秀成,清廷的绿营正规军算吃尽了苦头,再也不敢应战了,不过有一支清廷地方军队却敢来挑战。他们就是曾国藩的湘军。这些绝大多数来自湖南的蛮子兵,似乎天不怕地不怕,敢于打恶战,搞血战,其中悍将李续宾正是代表。

李续宾敢于气势汹汹地来找陈玉成是有自信的。因为就在陈玉成驰骋安徽之时,他也在江西九江一战称雄。太平军九江守将贞天侯林启容是少有的能攻善守的悍将,在绝境之中被李续宾扫灭了,所部1.7万太平军全部战死,湘军获得了大胜,主将李续宾更是名声大噪,换来了巡抚(封疆大吏了吧)的顶戴。自信无敌,再加上刚受皇恩而报国心切,李续宾自然就不怕陈玉成和李秀成了,在他眼中,他们就是陈玉败和李秀败。

九月,李续宾带着万余胜利之师直扑安徽三河镇。为什么选择三河镇这个地方呢?因为陈玉成踏平安徽后,在这里筑了一座大城,城外建有九座坚固的营垒,在那里收屯粮食军械来接济天京。而三河离庐州只有50里,太平军占据的庐州可以作为依托。李续宾图谋三河镇是一着妙棋,即将命中太平军要害。果然太平军三河镇守将吴定规星夜向陈玉成告急。李续宾入犯安徽不到一个月,就连陷太湖、潜山、桐城,直犯安庆,围攻三河,图占庐州。一连串的大胜让他自己底气十足,也让吴定规惊恐万分。

陈玉成闻警后,面对地图思考片刻,然后目光变得犀利起来,随着一声大笑,告诉了众人李续宾的破绽。他指出了李续宾孤军深入所犯兵家大忌,而且又是骄兵、疲兵,太平军主力恰好刚刚扫平安徽,挟胜之师又以逸待劳,主动权全在我手,真天赐太平军灭李续宾之良机也。

李续宾一路攻城拔寨,兵马折损不少,加之所占之处要分兵据守,所以等杀到三河镇前沿之时,身边不足6000人了。这时候陈玉成的进攻开始了,他率领前军经巢县直扑白石山金牛镇,包抄三河后方,断绝李续宾退路,令庐州守将吴如孝率军拦断舒城救兵,使湘军陷在包围中。一切布置妥当之后,陈玉成再用战死九江的林启容部17000太平军之事来激励部下将士,说那些都是你们的兄弟亲友,个个都死于李续宾部湘军之手,现在仇人送上门来了,我们要报此血海深仇。太平军听罢都泣血发誓要血战湘军而报仇雪恨!第二天黎明,两方出动人马,在金牛镇大战一场。李续宾部战力并不弱,先还小胜两阵,这似乎把李续宾和湘军彻底送上了忘我境界,使他们坚信突袭三河镇是正确的,并且可以成功。

然而天公不作美,就在两军不分昼夜而杀得难舍难分之际,天降大雾,李续宾兵少,此刻容易被包饺子。果然,陈玉成趁机先从湘军左翼包抄,再攻中、右两路,湘军开始退败。就在这个关键时候,李秀成率领后军杀到,局势立刻逆转,湘军大乱,开始溃逃了,三河镇守将吴定规见状,知道胜局已定,为了不留缺口让湘军漏网,于是带了守城太平军精锐出城,参与围歼湘军,并迅速堵死周边所有出口。他追到了湘军大营,眼见连着大营有一河堤可以作为湘军的退路,于是连忙命令太平军苦挖一个晚上,直到挖断了河堤才罢休。

​可叹湘军近6000人经三河镇血战,全军覆灭,主将李续宾自杀,随军的曾国华(曾国藩之弟)也战死。这支湘军几乎清一色的湖南湘乡壮勇,所以经此一战,从曾国藩家起,处处招魂。曾国藩自述说:“自三河败溃后,元气大伤,不特大局顿坏,而吾邑士气亦为不扬”。胡林翼也自述说:“三河败溃之后,元气尽伤,四年纠合之精锐,覆于一旦,而且敢战之才,明达足智之士,亦凋丧殆尽...军事以气势为主,以百战之馀,覆于一旦,是全军皆寒,此数万人者将动色相戒,不可复战”。

陈玉成率太平军立刻扩大战果,收回了月前被李续宾占去的舒城、桐城等地。有人说李续宾三河镇覆灭的一个重要原因的是碰到了倒霉的大雾。永宣认为,没有大雾,李续宾照样会覆灭,大雾只是加速了覆灭。没有大雾出现,李续宾可能凭着湘军的悍勇加霸蛮和陈玉成死磕较长一段时间,但是随着李秀成和吴定规的合攻,李续宾照样会败亡。

此阶段,陈玉成和李秀成初掌太平天国军事,上下戮力同心,锋芒毕露,锐气正盛,非九江那位已经孤绝一年多的林启容可以比拟的,就算李续宾单挑其中一位,估计也难取胜,更何况孤军深入而以一敌二。

参考资料:罗玺纲《太平天国史》

首页时政